郑龙:十年,凭着一股子精气神在战斗
稿件来源: 中国应急管理报 发布日期: 2018-09-13 浏览次数:       字体大小:

  原标题:十年,凭着一股子精气神在战斗——黑龙江嘉荫县森林消防大队三中队中队长郑龙的故事

  林间清晨,鸟语零星。他睁开眼睛,麻利地起身,将被子叠成“豆腐块”,打眼瞧了瞧屋外天气,心想又是繁忙的一天。晴天是忙碌的符号,他张罗弟兄们,抓紧洗漱吃早餐备战。

  他就是黑龙江伊春市嘉荫县森林消防大队三中队中队长郑龙。

  “父债子偿”  绿色传承

  “每天6点起床,7点出发,按照包片区域进行巡护,发现火情报告给指挥官,同时瞭望塔发现火情也会向指挥官报告,我们随时备战,接到指挥官命令就直奔火场。”郑龙向记者介绍,每天上午、下午各巡护一次,不算徒步行走,在车上的时间就是4个多小时,一天往返400多公里。

  今年气候较干旱,雨少,气温高,对森林防火来说不是一件好事,随时可能出现火情,郑龙他们时刻不能放松。穿上扑火服,队员们纷纷登车出发,对驻防周边区域进行巡护。

  “我已经在防火办干10年了。”郑龙坦言,他从小就生活在这片林区,早些年父辈在这里采伐,砍掉了许多树,现在他守护这片森林不再受到破坏,或许这就是“父债子偿”,也可能这就是林业人的另一种传承。

  2008年,郑龙从部队转业,怀着对林业的情结,他选择来到森林消防队。刚来的时候不知道干啥,也不能马上投入战斗。按照以往的传统,就是“传帮带”,得跟着老师傅学。

  “当时都是自愿选择,想学啥技术,师傅就教啥,毫无保留。”郑龙一心想打火,上前线。想起第一次拿锯,郑龙印象深刻。当时面对的只是几米宽的沟塘火情,无论自己如何辗转腾挪,怎么用灭火机吹,火都不灭,自己还被火烤得够呛。师傅见状一把拿过锯说:“仔细瞅着。”两三分钟功夫,火情就被控制住了,郑龙这才知道自己干的事,可不像电视里演的那么简单。

  树枝为筷  天地为席

  亲密接触大森林,让人心旷神怡。时间过了许久,一路巡护,并未发现险情,郑龙拿下给养分发给队员,一行开始了当午的“饕餮盛宴”——干巴巴的馒头和榨菜。

  郑龙神秘兮兮地从给养包拿出一个东西说:“我们还有它——国民女神‘老干妈’。”只见队员们熟练地撅下几根树枝当筷子,将馒头掰开,用“筷子”把“老干妈”和榨菜夹在里面,一口馒头一口凉水吃了起来。

  森林防火员每天20元的伙食标准,火腿肠、榨菜、馒头、“老干妈”是他们的标配。有时候为了改善伙食,大家从伙食费里挤出点钱买鱼肉罐头,换个口味,对他们来说已是相当幸福。

  3月防火期以后,忙的时候一天要应对好几场火,经常在及腰深的湿地沟塘打火。那时候,有的地方冰雪融化较快,身子下去,上面是水,下面是冰,靴子被冰水灌满。“那感觉,炸得很。”郑龙想想都是一身鸡皮疙瘩。今年,郑龙他们负责的防火区域是洪光乡辖区,租住乡民的房屋,有时睡炕,有时睡上下铺。工作虽苦,但其乐融融。

  下午在相对轻松的巡护中度过,晚饭时分,郑龙返回了驻地。吃完饭,他聊起火场遇到的事情:“工作10年中,去过大大小小的火场不计其数,不过记忆最深刻的还是当年支援沾河林业局伊南河林场的那场火灾救援。”

  由于当天风力大,致使火势发展较快,火情特别严峻,进入火场浓烟迷漫,现场条件极其恶劣。由于火场面积较大,队员们采取分兵合围的办法。郑龙和几名队员负责往东边打火,清理火线。

  郑龙平时巡护区域属针阔叶混合林,而这次的火场以针叶林为主。“全是松树,树叶落地,着火速度快,越打越大,有种‘地下火’的感觉。”郑龙回忆道,松树油噼里啪啦地怪响,火苗蹿上了树梢,挨个树传递。“领了任务,就必须拿下!”郑龙看到火什么也不顾,就想把它灭掉。

  由于劳累,加之负重,身体出了汗,马上又被火烤干,盐分流失大,越喝水越有脱水的感觉,非常难受。“这个时候,榨菜成了救星!喝口水,吃榨菜,完胜一切佳肴美味。”郑龙讲。

  后来,给养供不上,一个馒头要5个人分着吃,渴了就喝点沟塘水。“那时候人都抗造,大家接替着干,人停锯不停,没有一点儿怨言。”就这样苦熬了16天15宿,才终于将那场大火扑灭。“真是毕生难忘的经历。”郑龙长舒一口气,眼神中透露着坚毅和满足。

  郑龙说,每年进入防火期他就要靠前驻防,其他时间,森防消防队还肩负着应急抢险任务。这10年,他从一个小伙子成为一个丈夫,又成为一个父亲。10年前他女儿还牙牙学语,到现在已经上学了,他陪在妻儿身边的时间太少了。

  每当看到别人假期陪伴在妻儿身边,自己心里难免充满了内疚。“好在现在有了微信,每天在不忙的时候可以看看她们娘俩,每当听到女儿那句‘爸爸辛苦了’,我所有的疲劳都会一扫而空。”郑龙微笑着说。

  枕戈待旦  力擒火龙

  春秋季节农民烧秸秆是森林火险的主要因素,火多的时候连轴转。“那时候人少,没有临时工,就是凭着一股子精气神在战斗,瞅着火心里不打怵,就想灭了它。”郑龙将这称作“火海擒龙”。

  “到了山跟前,有的地方车上不去,只好徒步前行,身负重物。我们队4台灭火机、2壶油、2条水带,还有给养,大家轮换背着前进。”郑龙说,光锯就有15公斤,灭火全靠它。现在防火道修好了,队员们节省了很大的力气,但是蚊虫叮咬、花粉过敏等,也困扰着队员们的健康。

  有时候,上山工作到半夜12点,凌晨1点回营地是家常便饭。他们管这个叫“小宿”,简单洗漱,垫一口饭,赶紧入睡,把疲倦交给梦境处理。队员们最大的愿望是下雨,能有稍微放松休息的机会。“但在林区,这个雨很快就干,啥事不顶。”郑龙指着天空说,“看,这阳光多足,还有这风,吹一会,地面马上就干。”

  伊春防火办有一百来名正式员工,仅仅有6人是科级干部,其他均为工人,每月工资2000元左右。那些临时雇用人员每月工资1500元左右,对于日常开销来说是杯水车薪,每年都有很多人离开森林防火岗位。

  聊着聊着,已是晚上8点,郑龙他们一直没有脱下战斗服,记者略显疑惑。

  “我们平时都这样,随时准备出发,应对突发火情。”郑龙仿佛看出了记者的心思解释道。

  有一次,晚上8点左右,瞭望塔发现附近有火情。接到指令后,郑龙所在驻防中队立刻前往扑火,返回驻地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郑龙和队员们脸上黑一道白一道,扑火裤发黑,扑火服上留下了一道道泛白的汗渍。


分享到:
责任编辑: 格桑曲珍